大仁新闻
 首页 >>  综合  >> 70年一所村小“三级跳”折射教育变迁
70年一所村小“三级跳”折射教育变迁
2019-10-31 21:01:08
[摘要] 在2018年9月召开的全国教育大会上,习近平同志发表重要讲话,从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的战略高度,系统总结了我国教育事业发展的成就与经验,深刻分析了教育工作面临的新形势新任务,对加快推进教育现代化、建设

这个问题集中在

农村教育发展

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云南会泽县洪都村的洪都小学开始了自己的进化史。从主要由宗族资助,到所有村民自筹资金,再到政府全额资助,洪都小学逐渐从一所简陋的祠堂转变为一所现代化的标准学校,拥有几栋建筑、操场和教学设施。

在过去的70年里,洪都小学与共和国一起成长。洪都小学的每一个历史术语都是共和国教育发展伟大历史的投影。一滴水可以反射太阳的光芒。从洪都小学的“三级跳远”中,人们可以感受到新中国教育发展的生动实践和蓬勃脉动。

1946年,云南省会泽县洪都村的老支书杨安福7岁,已经到了小学年龄。“尤鲁中央国立学校”就在房子外面。步行去学校只有几分钟。每天,杨安福都要经过学校大门,然后进入一个挂有“克生祖屋”牌匾的拱门才能到达学校。

那时,我学习了“三字经”和“百家姓”,还学了一些算术。1949年解放后,这里有历史、地理、汉语和音乐。”谈到过去,80岁的杨安福有点激动,甚至唱起了黄河合唱团的旋律。

70多年后,杨安福看到洪都小学逐渐从祠堂变成了一所拥有三层教学楼、三层教师宿舍楼、两层食堂、完整篮球场、厕所、电脑室、科学教室、音乐教室等六个功能室的学校。此外,孩子们可以免费每天吃带肉和蔬菜的营养餐。

从祠堂发展而来的学校。

谈到傣族的祠堂,退休教师戴普伦开始了谈话。他出生在洪都村,在洪都小学完成了小学学业。毕业后,他回到洪都小学当了31年的教师和校长。

“洪都村几乎完全是我们傣族的。傣族有很高的远见。为了给家族培养更多的学者,家族于1912年出资聘请宣威大小的王用汲在家族的祠堂里建了一所学校。学生主要是傣族的后裔。”德普·朗说。

1954年,德普·朗(Depp Run岁,当他大到可以上学时,他直接去了“他自己的学校”。

“当时,新中国刚刚成立,面对千疮百孔的混乱局面,政府无法投入大量资金建立农村教育。它只能强调“农民教育靠自己”,傣族仍然是洪都小学的主要投资者。”德普·朗说。

戴笠投资修缮祠堂学校,“村里最好的建筑”。当时,戴东银是乡长,戴强兵是老师,戴秉先是老师,由当地长老和乡绅组成的股东会负责整个学校的运作。傣族家庭拿出部分公共地租来聘请教师、修缮房屋、购买学习用品等。

到目前为止,德普·朗仍然清晰地记得挂在拱门上的牌匾“克胜祖屋”。

“克被征服了,绳索被束缚了,牌匾记录了傣族人征服土匪的成就。在祠堂里建学校也是为了尊重祖先,重视教育。”德普·朗(Depp Run)说,小时候学习是一件严肃而严肃的事情。“戴先生每次要求我们认可它,我们必须在孔子面前鞠躬,然后开始背诵。”

解放初期,教师很难。洪都小学四年级80多名学生中只有一名老师赵郭毅。然而,赵郭毅是会泽县副县长、林业局局长、邮电局局长等“一大批优秀人才”的第一任老师。其中有德仁,80年代洪都小学发展史上的关键人物。

到20世纪60年代,洪都小学已经扩大到100多名学生,从周围的三个村庄引进学生,使得教师更加稀缺。

1961年,德普·润(Depp Run)因其优异的成绩和优异的学业成绩被推荐到柘海镇第四中学第一中学。不久,他的老师赵郭毅找到了他,并希望他能回到洪都小学教书。

“那时,我只有15岁,家里很穷。早点工作可以补贴我的家庭,所以我同意了。”德普·朗说:“语文和数学都是在底部教授的。我们的三名教师分四个年级上课,每天挣10个工作点,相当于一个成年劳动力。”

戴普·润(Depp Run)在洪都小学当了仅仅一年的老师后就被调到岩滩小学,但今年他教了一个“好学生”,洪都小学发展史上的另一个关键人物,洪都村最老的乡党委书记戴兴山。

从1960年到1966年,戴兴山在洪都小学学习。他用毛笔和草纸。他坐在石凳和石桌上,后面有四个学生。“条件非常困难。”毕业后,戴兴山去参军,直到1980年才回到洪都。

十多年过去了,校舍没有多大变化,学生人数增加到300多人,学校空间明显不足,建筑老化严重在戴兴山看来,洪都小学应该改变。

戴普岩也赞同戴兴山的观点。1955年从洪都小学毕业后,颜德平一直就读于东川师范学校。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邻近的浙江镇当老师,并于1978年被调回洪都小学当校长。

严德平再次回到他的母校,他形容这是一个“大惊喜”——戴的老祠堂到处都是倒塌的梁和柱,倒塌的墙,甚至是树枝。

“万一垮了呢?谁将保证教师和学生的安全?”严德平认为,洪都小学也应该改变。

然而,“文化大革命”刚刚结束,农村正处于萧条之中。“我必须改变。”戴普颜想。

很快,机会来了。县教育局举行了教区领导人年会,代表团参加了会议。“听了报告和小组讨论后,我鼓起勇气说出了洪都局势的真相。当时会议厅一片寂静。”

代表团感到他的肩膀从后面被撞了。回头一看,他看到自己是东川师范学校的班主任杨能,当时他是会泽县教育局局长。杨能告诉他,“晚上来我家。”

晚上,严德平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杨能家。

"你今天在小组会议上的讲话是真的吗?"杨能问道。

"我在你手下读书已经三年了,不会说谎。"德普延说。

"好吧,我给你6000元修洪都小学."杨能说。

但是阎德平仍然有他自己的想法。“按照教育局的意思,修复是需要的,但是洪都小学有300多名学生,而目前的规模容纳不了这么多。此外,祠堂已经使用了几十年,没有修复价值。它应该被拆除和重建。”德普延没有直接表达他的意思,但答应回来完成任务。

回到洪都小学,颜德平向教育小组组长表达了自己的想法。“6000元建一所新学校?如果你拆掉傣族的祠堂,族人会允许吗?”教育领袖问道。

戴普延没有忘记考虑他叔叔和兄弟们的想法。“这是拆除他的祠堂。部落成员提出了很多反对意见,但我是校长,对老师和学生的生命安全负责。此外,良好的教育也是为了傣族家庭的未来。”在部落的反对声中,阎德平开始工作。

拆除祠堂,重建学校

在巨大的压力下,洪都小学于1982年底开始重建。拆掉祠堂,重新开始!严德平精力充沛,老师和村民也非常支持他。

当时,《关于普及初等教育若干问题的决定》和《关于加强和改革农村学校教育若干问题的通知》的颁布也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全国农村自发筹集资金,募集捐款,通过各种渠道筹集资金,开始教育。

仅用了一年时间,一栋两层10室的民用建筑就建成了,总造价为15000元。除了县里给的6000元,其余都是自筹的。

"事实上,它缺乏资金、材料和人力."用德普扬的话来说,重建学校就是“收集羊毛,铺开毛毡,铺开更宽的”。

缺钱的,村民5元、10元凑;缺乏材料,人们有木柱、椽子、砖和瓦捐赠瓷砖;人手短缺,17名教师都去了战场,扛着木头和砖头,“肩膀被压坏了”...

房子建成几年后,阎德平被调任。德普·朗接任校长。

“我在1988年回到了洪都小学。一栋两层的民用建筑已经建成。当时,洪都小学是我就读的学校中条件最好的,但仍有一些遗憾。”德普·朗(Depp Run)表示,遗憾的是学校没有厕所、操场等配套设施,条件仍然很困难。

戴普·润找到了他的学生戴兴山,当时的洪都村党委书记,希望他能动员村民筹集资金来完成厕所和操场的建设。

"当时,洪都村仍然非常缺乏资金."戴兴山回忆道,但Decorden认为,“如果资金再次紧张,花些钱在教育上是值得的。”

戴普·润说服了戴兴山。戴兴山带领大队成员挨家挨户筹集资金。最后,他筹集了9000元。他为学校建了厕所,平整了操场,建了篮球场,还增加了简单的桌椅。

回顾过去,戴兴山发现这特别困难。

“当时的国家政策是教育在不同的层次上管理,中学在县一级管理,小学在乡一级管理。这所学校的建设主要依靠村民集资。在洪都村,除了集资外,每个人都从5元钱里集资,大队干部每天都下来向老百姓集资。”戴兴山说道。

为了解决财政困难,1986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和随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实施细则》向乡镇人民政府详细规定了教育附加费。学校建设、改建和扩建所需资金已细化到各村,学校勤工俭学收入的一部分已纳入改善办学条件的内容。

戴兴山对勤工俭学印象深刻。“当时,这个地方很穷。学生们没有课本、笔记本、铅笔、老师的教具和照明燃料。“学校每周留出一天时间,让教师带学生去做一些当地的劳动服务,如拾柴、搬砖瓦、运煤、采摘野果等。通过劳动收入满足教学需求。

当时,洪都小学后来的校长陈梁铮在学校当班主任。从二年级到五年级,陈梁铮带着班上30多名学生,通过勤工俭学挣了500多元。

“当时学费只有80美分,但许多村民仍然负担不起。通过勤工俭学,班上没有一个学生向家人要钱支付学费。我们还购买了许多学习用品,完全自给自足。”陈梁铮说道。

农村补贴、大规模集资和勤工俭学……这个词已经把洪都小学从一个简陋的祠堂变成了一栋两层楼的民用教室,配有厕所、操场、简易课桌和教具。

到目前为止,洪都小学已经成为李思和巴乡的“最好的小学”。

1993年,戴普·桂接替戴普·润担任洪都小学校长。Depp Gui玩得很开心,做得很好。

好消息是洪都小学在1998年被列为一所民校重建项目学校。“当时,上级补助5万元,村里的人人均从40元提高到8万元,修建了340平方米的砖混教学楼。洪都小学的建筑面积大幅度扩大,办学条件明显改善。”邓普西说。

20世纪90年代,党中央、国务院颁布了《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确立了20世纪末基本普及九年义务教育、基本扫除青壮年文盲的目标(“两基”),指出“两基”的重点和难点在农村。除日常教学外,洪都小学还承担了“两基”的重要任务。

“连续三年多,我们白天教孩子,晚上教村民。”老老师德普特安仍然记得在扫盲课本中有42节课。每天晚上两个小时,老师们轮流去扫盲班。

“当时的口号是‘一根长管和两所学校(夜校和日校),一名教师和两名教师’。”戴兴山说,洪都村在2000年完成了“两基”的重要任务。

尖刻的话起带头作用,努力工作促进教育。

现在的洪都小学环境优美整洁,有完整的篮球场、食堂、宿舍和六个功能室。教师办公室挂着十几张奖状:鲁豫乡高级中学、鲁豫乡中学在综合考试中名列第一。

“2000年以后,学校的发展几乎没有遇到任何困难。政策红利的浪潮使洪都小学进入了快速发展时期。不仅基础设施进一步完善,教学改革不断推进,教学效果也非常突出。”洪都小学前校长戴盛兴(2001年至2014年任校长)说。

2001年6月11日,国务院召开全国基础教育工作会议,发布《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和发展的决定》。决定进一步完善农村义务教育管理体制,提出“在国务院领导下,地方政府负责各级管理,县为主”的新体制。同时,中央政府决定每年拨款50亿元发展贫困地区农村义务教育,专项转移支付用于危房改造、支付教师工资和资助经济困难学生。

随着越来越多的外籍教师,教师住宿已成为一个问题。2005年取消农业税后,政府拨款10万元。洪都小学拆除了建于1983年的两层民用教室,修建了一栋460平方米的砖混综合楼,并进行一系列配套建设。

2006年1月,全国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革工作会议召开,决定未来五年增加农村义务教育经费2182亿元,农村中小学生学费每年降低140-180元。中国逐步将农村义务教育纳入公共财政保障范围,明确免除所有农村义务教育学生的学费和杂费,继续对贫困学生实施“两免一补”(免除课本费和杂费,补贴寄宿生生活费)政策,进一步减轻了洪都村村民的负担。

2011年,洪都村的儿童再次受益于营养改善计划的实施。

“从我的研究到现在,50多年前,孩子们已经吃玉米、土豆和大豆很长时间了。现在它准备好了。营养餐包括牛肉、猪肉、牛奶和鸡蛋,而且都是免费的。”戴兴山感慨地说。

2013年,洪都小学在操场上建了一个两层271平方米的食堂,让孩子们吃热食。

“孩子们有地方坐,干净又有营养的热饭吃。家长和学生都很放心。”戴盛兴说。

2017年,洪都小学新建教学综合楼960平方米,配有电脑室、科学室、美术室、图书馆和体育功能室。教学质量一直是尤鲁镇二级学校中最好的。

“尤鲁乡有13所中小学。我们被定位为二级学校。在7所二班学校中,洪都小学历史最悠久,学校表现最突出。自2005年以来,洪都小学的学生每年都被“985”和“211”大学录取尤鲁镇中心学校校长朱郭云说。

在老师的办公室里,除了各种奖状之外,还有一个给人留下深刻印象的公告栏:曾德普,昆明市委组织部干部;会泽县林业局局长代表团;孔令明,北京大学学生;南开大学学生戴果...在过去的70年里,洪都小学涌现了近100名优秀校友。

会泽县是武蒙山深处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自2010年以来,已有128名学生被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录取。

是什么使洪都小学和会泽县的教育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据会泽教育局前局长陈佳明介绍,首先,教育投资体制改革彻底改变了会泽教育的面貌;第二,教育管理体制改革大大提高了会泽县的教育质量。

“在过去,这里曾经是泥屋、泥桌和泥砖。拥有大型生产团队的公共房屋被用作教室。管理一所学校非常困难。随着教育经费的不断增加,一系列项目,如贫困地区义务教育项目、寄宿制学校建设项目和薄弱学校改造项目,导致学校建设越来越规范化,学校越来越好。大多数学校已经是这个地区最好最漂亮的建筑了。”陈佳明说。

硬件的发展最终有助于提高教育质量。为了让更多贫困山区学生通过教育改变命运,会泽县自2000年以来进行了系统深入的教育管理体制改革,为教育腾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根据国家政策,会泽县也进行了一系列教育改革."陈佳明说,首先,过去教育经费和人员将由乡镇统一管理,由县管理。教育局将有权规划和安排学校的总体布局和人员安排,县政府将在教育方面下一盘棋。第二,学校应推行校长委任制度,彻底解除校长的管治,让校长安心办学。新千年伊始,地方政府对教育资源进行了科学配置。它以实事求是的方式确定了学校的位置,"小学尽可能在大的行政村开办,初中在中心乡镇开办,高中在县城开办"。它集中资源和规模来提高办学效率和质量。

陈佳明自豪地说,近年来会泽教育改革取得了成功,高中教育质量突出,中小学布局合理,师资稳定,质量高,学生回流...

在洪都小学的教学楼里,八个字“苦字第一,扎实推进教学”闪闪发光。

“这是贯穿洪都小学70年历史的奋斗精神。”洪都小学现任校长戴菲菲说,洪都小学在20世纪80年代、2000年和2013年完成的三级跳远离不开努力工作、国家政策的支持和人民的关心。洪都小学的发展史反映了新中国基础教育的发展史。

■链接

国家政策与洪都小学

新中国成立初期:

“农民教育由他们自己完成”

洪都小学在傣族祠堂教书,傣族是主要投资者。

20世纪80年代:

1986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和随后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实施细则》详细规定了对乡镇人民政府的教育附加费,以及对新建、改建和向村庄扩建学校的融资。

全国农村地区自发筹集资金,募集捐款,通过各种渠道筹集资金,开展教育。洪都小学有一座砖混结构的教学楼,建有操场和厕所。办学条件逐步改善。

新千年:

2001年,《国务院关于基础教育改革和发展的决定》进一步完善了农村义务教育管理体制,提出了“在国务院领导下,地方政府负责各级管理,县为主”的新体制。

2006年1月,全国农村义务教育经费保障机制改革工作会议召开,决定未来五年增加农村义务教育经费2182亿元,农村中小学生学费每年降低140-180元。农村义务教育将逐步全面纳入公共财政保障范围。很明显,所有农村义务教育学生将免交学费和杂费,对贫困学生将继续实行“两免一补”政策。

洪都小学已步入发展快车道,校园建筑焕然一新,六间功能房齐全,教育质量明显提高。

中国教育新闻,第四版,2019年9月1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