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仁新闻
 首页 >>  时事  >> 从上海到西藏,一道菜的扶贫之旅:青稞、流量与食客
从上海到西藏,一道菜的扶贫之旅:青稞、流量与食客
2019-11-08 10:34:39
[摘要] 远在高原的藏民出售青稞,供应商溢价收购,转售给上海的餐饮企业,这些餐厅的大厨们,将其开发为新菜品,美团点评平台给予流量支持,将青稞菜品通过app优先推送给食客。西藏日喀则海拔高、日照充足、紫外线强,这

《经济观察报》的宋付礼/温听起来是一个很好的扶贫路线图。

远在高原的藏人出售青稞,供应商高价购买,然后转售给上海的餐饮企业。这些餐馆的厨师把它发展成新的菜肴。美国集团审查平台通过应用程序为顾客提供流量支持和青稞菜肴优先权。

远在北京的食客在菜单上轻轻一点就完成了他们的公益之旅:通过食用青稞帮助西藏摆脱贫困。

评论局

九月是青稞的收获季节。西藏江孜县江尔乡让康村的青稞田是一片繁忙的景象。切好的青稞被捆成一堆,均匀地立在地里。从远处看,金色麦田和北方麦田没有什么不同。

倒黄油茶,坐在院子里。关于丰收的对话始于中华民国的捷宫。

郭解种植青稞田16亩,其中4亩被指定为公益性试验场。在这4亩地里收割的青稞供应商将以高于市场价格20%的价格购买。

作为一个有档案卡的贫困家庭,青稞是主要的收入来源。青稞卖更多的钱,这自然是一件好事。郭解给上海客人倒了黄油茶,看着手机上青稞菜肴的照片,露出惊讶的表情。在大多数藏族人的认知中,青稞只能制成巴赞和青稞酒。他们没有见过更多的青稞美食。

在公共评论应用程序中搜索“青稞”,你可以看到大量由青稞配料开发的菜肴。曼杜德掺青稞粉的肥牛酸汤、圆圆餐厅的六鲍鱼金汤、可可青稞奶茶和铁姆斯科菲豪斯的青稞枫香玛奇朵都成为上海白领的“新宠”。

上海渊源餐厅的谭朝杰是第一次进入西藏,也是第一次看到青稞田。他和郭姐拍了很多照片,感觉很久以前了。

自2018年袁媛餐厅推出青稞菜肴以来,销量一直非常好,一些回头客已经带着青稞跑来了。谭朝杰说,现在很多人在吃饭时都注重绿色和健康,尤其是高血压、高血脂等“三高”人群,他们更喜欢低糖低脂的食物。青稞是个不错的选择。

青稞营养价值高,尤其是β-葡聚糖含量相对较高,适合糖尿病人和“三高”人群食用。西藏日喀则海拔高,阳光充足,紫外线强。这里生产的青稞β-葡聚糖含量最高,是优质青稞产区。

青稞的拓宽不仅是大城市“三高”的好消息,也是无数藏人摆脱贫困的机会。连接供应方和需求方,这条清晰的青稞供应链需要一个组织者。

2018年7月,电平启动了“帮助高远”食品消费扶贫公益项目,试图将这一供应链变成现实:他们通过互联网平台将贫困家庭、农产品供应商、餐饮商家和贫困地区的广大食品消费者联系起来,并通过流量支持将绿色食品推向城市餐桌。

上海的对口干部也为这一供应链的登陆做出了贡献。

西藏日喀则是上海的对口支援地区,已经进入第25个年头。近20年来,上海共向西藏派出9批660名干部,推动日喀则和江孜、定日、佐贺、拉扎、亚东五县实施1600多个援藏项目。

由于特殊的气候和地理条件,相对落后的西藏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全方位的配套支持。8月,上海市委书记李强率领上海代表团赴西藏考察对口支援西藏的情况。他向上海在西藏的干部表示慰问,并鼓励他们在西藏取得真正的成就。

江泽县县委副书记张毅是第九批援藏干部之一,也是江泽援藏小组的组长。他认为,上海援助西藏的理念和内涵在20多年的援助过程中也在发生变化。帮助当地人民准确摆脱贫困一直是一项重要内容。

近年来,在支持西藏的“国家权力”不断加强的同时,“政府主导、企业支持、社会参与”的支持模式逐渐成为主流。以青稞为核心的消费扶贫是从简单的项目建设向“引进资源、对接市场”转变。

张毅认为,青稞供应链中的公众意见,像媒人一样,起到平台授权的作用,打开了从农民到合作社,再到平台餐饮企业的链条。

大麦订购

青稞是西藏的独特产品。日喀则位于雅鲁藏布江沿岸,是西藏水土条件最好的地方。虽然玉米、土豆和小麦也可以在这里种植,但只有青稞才是真正达到工业化规模的作物。

张毅认为青稞是西藏的瑰宝。它不仅是一种健康的食物,而且代表着“圣洁、纯净、坚韧”的雪文化。要挖掘青稞的产品价值,不仅需要开发其营养价值,还需要开发其文化价值。

电平产品总监兼“帮助高远”项目负责人黄涛表示,今年8月底,电平的第二批扶贫公益包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售出了2800多份,销售额达到51万多元。

自公益套餐推出以来,消费者对青稞食品知之甚少,但总体印象良好,因为来自高原的成分自然是绿色和无污染的代名词。由于这种积极的反馈,与去年推出的第一批相比,参与企业的数量和质量都有了显著提高。

江孜县是青稞的主要产区。江孜县农牧局副局长索平表示,2018年,江孜县耕地面积为23万亩,其中青稞16万亩,产量6万吨,商品化率约70%。

这意味着30%的青稞仍然被当地藏人自己消化,商业化程度不高。藏人是“乐观主义者”,并不完全理解青稞的经济价值。两三年前,许多藏人家里储存了青稞。

让藏人认识到青稞是一种可以直接创收的商品,这是通过消费扶贫的另一个积极意义,让他们以商品意识成为市场的一员。

青稞能成为江孜的支柱产业吗?张毅说,目前还没有,江孜县的大部分青稞田仍是自产自销,生产效率相对较低。让青稞大规模出口,提高产量是一个大前提。

有两种解决方案。张毅认为,首先,通过整合土地资源和建立农业合作社,可以通过集体经济提高组织化程度。二是推进标准化高产示范场建设,投资水利设施建设。

今年,江孜县青稞田亩产一般在500公斤左右,而一些灌溉条件好、栽培科学的高产田亩产可达1000公斤以上,这意味着还有很大的提高空间。

为此,在江孜县青稞产业规划中,计划将青稞深加工引入西藏,落户江孜县。目前,江孜县正在支持企业利用上海的援助资金投资建立青稞深加工厂。

市场支付

通过互联网将偏远地区的农民与市场联系起来是一个“美丽的”计划。去年10月,“帮助高远”项目启动了23个公共服务包的第一阶段,启动了一项食品消费用水试验,以帮助穷人。

通过公众意见的交通推动,这些公共食品包装已经接触了2000多万次,直接或间接地帮助上海帮助贫困县销售农产品,如新疆喀什沙车、大理邓氏美蓉、大理剑川、文山马关、楚雄南华、迪庆香格里拉、曲靖宣威、曲靖会泽、昆明寻甸。

这些包装包含至少一种来自“高远”地区的食物:西藏青稞、新疆杏仁、云南宣威火腿、铁角野鸡和五彩米饭。在一线餐馆的创新“演绎”下,这些扶贫平常菜已经成为城市男女的一道菜。

更重要的是,“粮食消费和扶贫”给这些地区带来的价值不仅是增加农民收入,而且是在消费端创造需求,这可以进一步推动他们实施产业升级和增加供给,从而创造就业机会,最终从“外部输血”转变为“自我造血”。作为项目的发起方,美团电平充分利用互联网平台的优势,构建了这一流动支撑的供应链,重构了扶贫价值链。

仍以江孜县为例,随着青稞公益餐的热销,供应商上海赞格里农业科技有限公司的采购量也迅速增加,从2017年的300吨增加到2019年的1500吨。目前,本地销往上海的青稞占总销售额的7%。两年前,这个数字只有1%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上海藏日农业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吴志岳也是上海第四批援藏干部。2004年,39岁的吴志岳来到江孜县扎根3年,成为江孜县的副县长。他三年援助西藏的经历使他熟悉了江孜县的青稞产业。

现在,吴志岳作为一名商人,拥有青稞产业的巨大商机。他说青稞将来不仅会被藏人喜爱,而且会成为所有人喜爱的食物。

2017年,藏日科技公司在江孜县投资兴建青稞加工厂,将收获的部分青稞直接运往工厂加工。这一步似乎合乎逻辑,但突破的障碍仍然不小。西藏的物流成本非常高。在西藏周边建立加工厂和配套产业是一个问题。

例如,包装、包装材料仍需在内地各省订购,运到西藏包装,成品必须运回内地消费市场,从而一劳永逸地增加物流成本。在工业体系薄弱的西藏,任何行业都几乎从头开始,面临许多不可预测的风险。

但也许这就是西藏企业家精神富有挑战性和成就感的原因。

吴志岳认为,西藏的年轻一代也在追求更好的生活。他们的饮食消费与内地青年没有什么不同。青稞不再是藏人的主食。高原上的食物一定会流出西藏,进入世界。青稞食品的未来是一个广阔的蓝海市场。

今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消费扶贫以助扶贫攻坚的指导意见》正式发布。它提到,通过消费减贫是社会各部门帮助穷人增加收入和通过消费贫困地区和穷人的产品和服务摆脱贫困的一种方式,也是社会力量参与减贫的一种重要方式。

通过消费减轻贫困是帮助穷人的更可持续的方式。这条供应链将藏区和北上官的餐桌连接起来。食物是媒介,它天生就有市场的基因。

张毅对这种模式充满信心。他说,只有越来越多的企业进入并依靠市场力量,江孜的发展才能健康、长期、稳定。

本文已被认证为“原创”,作者《经济观察报》已访问元本io,向[37 xv21c]查询授权信息。

河北11选5开奖结果 五百万彩票网 快三平台 福建快3投注 11选5投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