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仁新闻
 首页 >>  文化  >> 老舍先生,再看看您的龙须沟吧
老舍先生,再看看您的龙须沟吧
2019-11-08 18:05:07
[摘要] 中秋节,又称“月夕”“团圆节”,据说此夜月亮最大、最圆、最亮。月饼最初是祭月的祭品,后来人们逐渐把中秋赏月与品尝月饼相结合,赠月饼、吃月饼,象征人月两团圆。后来中秋吃月饼的习俗就流传开来,宋时还称之为

龙须沟位于北京南部城市,因老舍在新中国成立之初创作的经典戏剧《龙须沟》而闻名于世。《龙须沟》以人民政府重建龙须沟为背景,在大杂院中表达了新旧社会对比的主题和老百姓的喜怒哀乐。新时期,剧作家李隆云创作了一部名为《小井胡同》的戏剧。在新世纪,他还创作了一部名为《万家登》的戏剧,该剧聚焦龙须沟地区居民生活和人事的变化。这不仅是对他心爱的老舍先生的致敬,也是对他出生在他成长的南方城市北京的描述。在过去的70年里,龙须沟地区的巨大变化已经反映在两代剧作家的作品中,甚至反映在普通人的生活中。

1951年:龙须沟

应该说,在我变得理智之前,北京的龙须沟已经成为新中国和新北京的象征。它不仅曾经又臭又脏,而且不仅仅因为它已经改变了——当新中国成立时,一切都成了废墟。全国各地都在进行这种翻天覆地的建设,龙须沟的重建就是其中之一。龙须沟因老舍先生写了一部感人的史诗剧《龙须沟》而闻名于世。主角不是伟大的救世主普罗米修斯和阿波罗,而是一群生活在北京南部拥挤空间的小人。他描写了他们的痛苦和渴望。他们是中国几代城市劳动人民的形象。

三幕剧《龙须沟》以龙须沟一个小杂院中几户人家的故事为基础,反映了恶劣自然条件和国民党黑暗统治的双重摧残,以及新中国给他们带来的新生活。1951年,戏剧《龙须沟》的演出受到观众的好评,也得到政府的奖励。尤其是电影《龙须沟》的上映在全国引起了巨大的轰动。老舍先生因此获得了“人民艺术家”的荣誉。

2019年4月,金鱼池社区的春天景色几乎和其他社区一样,就像我一样,我一步一步走进去,知道我脚下有一条神秘的龙须沟。我不知道我有多深。在社区中心区的小池塘前,我看到了一尊小铜像。一个扎着马尾辫的小女孩正小心翼翼地拿着一个小鱼缸,看着远处。在她身后是一块大石头和一片竹林,然后几栋居民楼包围了她。我认识她,她是老舍先生想象中的孩子。在一场暴雨中被龙须沟吞没的小女孩已经在人们中间生活了将近70年。

要被人们、一个人、一个事件或一个地方记住需要几个条件:它无与伦比的独特性、它对众多代表的广泛影响、它强大的力量(无论是保护还是伤害)带来的震撼以及它对生活的深刻参与;最难得的是,如果你得到了一部高尚艺术作品、一首歌、一幅画、一部戏剧、一部电影的祝福……你可以让它更有意义,永远年轻,甚至持久。

1950年,刚从美国回来参加新中国建设的老舍先生,决定写一部以龙须沟巨变为主题的戏剧,他来到龙须沟实地采访并收集资料。后来,由于腿脚不便,他再次依靠年轻助理作家林斤澜的采访构思了剧本。老舍先生怀胎半个月,不到一个月,他就写了三幕剧《龙须沟》。

我们没有机会亲眼目睹悲剧和破败的龙须沟,所以让我们在老舍戏剧《龙须沟》的开头做一个简短的介绍:

这是北京立交桥东侧的一条著名的臭沟。沟里满是红色、绿色和厚厚的泥,夹杂着垃圾、破布、死老鼠、死猫、死狗,偶尔还会发现死去的孩子。从附近的制革厂和染坊排出的臭水,以及很久没有被清除的粪便,都聚集在这里一起发霉。沟渠里的水不仅会变成红色和绿色,而且当人们从远处闻到这种气味时也会感到恶心。这就是为什么这个地区通常被称为“臭水沟边”。沟的两边挤满了各种肤色的勤劳、熟练和贫穷的劳动人民。他们一年到头甚至一生都在污浊的空气中挣扎。他们的房子随时都有倒塌的危险,而且大部分没有厕所,更不用说厨房了。没有自来水,只有苦味、咸味和泥土味的井水;有成群的跳蚤,成群的蚊子,无数的臭虫,感染疾病的黑色苍蝇。下雨时,不仅街道变成了泥泞的池塘,而且臭气熏天的沟渠里的水也溢出到水槽里,带着大尾巴的粪便和蛆,流入居民的庭院和街道下面的房子,淹没了一切。六月底下雨时,臭水甚至会带着死去的猫、狗和孩子冲到土炕。房间里到处都是大蛆。人们似乎是蛆虫之一,他们也在痛苦地移动。

当我战战兢兢地读完上面提到的话时,我不禁浑身发抖。刚刚从美国回到祖国的老舍先生,乍一看应该令人震惊。

老舍先生说:“我会抓住这条臭水沟,为人民政府修理这条沟而欢呼。即使我不成熟,我也会反映出来。”

他说:“龙须沟没有小杂院。刚才提到的人和我写的完全一样。他们通过我的想象生活在一起。”“在龙须沟,我拜访了一位活动家。他是一个70多岁的强壮老人,也是那个地区公安委员会的成员。......我想考虑一下,我把他的积极和委员会成员放到老赵身上,”

老舍先生创造了许多不同性格的小人,如程疯子、丁四嫂子、王妈妈、老赵曼、程女士等。其中,有许多民间艺术家被欺凌者吓疯了。一些三轮车工人被士兵和歹徒欺负,导致他们的家人切断了口粮。有些人有一张狂野的嘴,但他们有一颗善良的心。老舍说:“她的(弟媳丁思引用的)问题受到贫困的折磨。”。“这是我创造这个人的起点——只有当我理解穷人的不满时,我才能理解他们的言行之间的矛盾。”老舍通过新旧社会相同和不同的生活经历反映了新旧社会的巨大变化。其中一个是对每个人都可怜的女孩。虽然她的角色不多,但它触动了普通人的同情心,留下了一个永恒的话题。

2019年4月8日,阳光明媚,微风温暖。在美丽的春光中不难找到著名的龙须沟,它大约有1000米长。我选择的路线是基于老舍先生在金鱼池塘社区外的三维浮雕图像。我从金鱼池社区向东走,沿着天坛公园北门的天坛路北侧,向东南北走向磁器口街。

一位当地居民跺脚告诉我龙须沟的位置,说:“就在他脚下。它有四米宽。”哦,天坛路北侧的人行道真的是龙须沟。像北京其他繁华的街道一样,天坛路的北侧已经布满了商店,大多是餐馆、医院、超市、修理店、中医馆和北京最大的房地产交易中心。在一个红色框架和绿色边缘的大型公共厕所前,我停下来,我就在这里,在龙须沟的原址,我在那里做了作业,并事先寻找信息。

西苑子巷2号南北巷从东向西穿过一条无名巷。居民说这是真正的龙须沟,那时候是龙须沟的北沟边。这条无名小巷只允许一个人通过。里面有老树。还有盛开的花朵。它离外面的街道大约两米,后面有专门建造的坡道或台阶。龙须沟的南缘已经被掩埋,变成了一条主干道。北沟岩留下的几十户家庭后来也搬进来了。其中一个“老北京”还提到,在20世纪70年代挖掘防空洞时,龙须沟也被挖掘出来。龙须沟地区地质条件很差。地面被垃圾覆盖着。原来的地面只有5米以下,但地下水在60厘米以下。为了防止渗水,里面用崇文门城墙上的优质城砖制成。

1950年5月16日,龙须沟的重建正式开始。当时龙须沟项目预算为693.4万公斤小米,占全市预算支出总额的2.25%。到1950年7月31日,龙须沟一期工程完成,将明沟改为封闭沟。中共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曲林菀的数据显示:“龙须沟地区的死水问题已经基本解决。几个月后,龙须沟铺设了一条下水道,沟里铺了沥青,马路两边都竖起了路灯,居民们使用电灯和自来水。”

在戏剧《龙须沟》的第三幕中,龙须沟的新沟完工了,道路也修建好了。老舍先生这样描述:“杂院非常干净,破墙已经修好,垃圾已经清理干净,花架上覆盖着红色和紫色的牵牛花。赵老头的门口,水箱上,摆着鲜花。丁思还在窗户下增加了一个新的圆筒。院子里充满阳光。”

在天坛路和磁器口街的交界处,数千米的龙须沟已经结束。龙须沟被埋后,龙须沟地区改名为金鱼池区。渐渐地,龙须沟的故事被认为是一句老话,几乎已经从人们的谈话中消失了。

十多年后,老舍先生也不幸去世了。

然而,故事还没有结束。

1981年:“小井胡同”

改革开放后,北京的戏剧舞台上出现了许多优秀的作品和盛开的鲜花。其中,三部戏逐渐透露出一点不寻常。这是1979年的四幕剧《有这么小的庭院》,该剧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0周年之际获得了杰出戏剧奖。五幕剧《小井胡同》获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四十周年一等奖。十部戏剧《千户之光》获得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55周年创作奖一等奖。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写北京市民的生活:把范围缩小一点,他们都在北京南部。稍微小一点,他们的故事都发生在南方城市的金鱼缸里!也就是说,都在以前的龙须沟地区。

老舍先生,你看过吗?-还有你的龙须沟!

这些戏剧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它们都是由同一个剧作家李隆云写的,李隆云是国家一级剧作家。

1946年9月,李龙云出生在靠近龙须沟的西苑子巷罗泉胡同8号。可以说,他也是龙须沟的孩子。1951年戏剧《龙须沟》上映时,李龙云才5岁,正在学习走路和说话。在成长过程中,他穿越了无数次他出生和长大的地方,深受程楠老北京文化的影响。

评论员童明道写道:李隆云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剧作家,从小井胡同到万家登,他是继老舍之后第二个描写北京市民生活的剧作家”。剧作家郭启红说:“李隆云的京味就在他的骨子里,这是住在北京多年的外人无法企及的。”

中国儿童艺术剧院于1978年上演了四幕剧《有这么小的庭院》。它描绘了北京人民哀悼周总理的逝世和与“四人帮”斗争的故事。它被誉为戏剧《沉默中》的第二梯队。

三年后,1981年春天,五幕剧《小井胡同》再次诞生,1982年由北京人民艺术剧院上演,引起了巨大反响。这部戏剧反映了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北京南部城市一条小巷中居民的历史变迁和命运。小井胡同仍然住着一群普通人:电车司机刘嘉湘和他的妻子,面馆店主老石和他的妻子,国民党军队厨师,当警察的鞋匠,袜子店老板徐六合,一个他刚带回家当妻子的好妓女,算命先生,街头艺人,假药贩...来自农村的小媳妇上台晚了,但由于她的“叛逆”身份,她成了剧中一个突出的不和谐声音。

一些批评家认为,“老北京的胡同文化包括杂院文化,杂院文化主要体现在和谐之中。在一个狭小的空间里,有各种肤色的人生活在五行八种风格中。穷人和富人有他们自己的谋生方式。你赢得了你的,我也赢得了我的。每个人都互相尊重,宽容甚至热情。与此同时,他们已经掌握了沟通的标准,每个人都很平静。”在以小媳妇为代表的“反叛者”面前,古老的街道和小巷相互保护和支持。

三十多年来,数十名普通公民命运的变迁勾勒出一系列发人深省的历史图景。人们不同的命运,他们的喜怒哀乐再次震撼了戏剧舞台。小井胡同经历了几次变化,30年来演绎了人生的酸甜苦辣。

李隆云的父亲的家就在东晓市的大街内。这也是李隆云和他妻子早年居住的地方。现在李龙云的弟弟李赖敏住在这里。李赖敏说二哥最喜欢在这个地方的胡同中散步。他有空时给他打电话。他可以走数英里和数小时。如曹场胡同、余叔岩故居、南板胡同戏曲博物馆、绍兴胡同绍兴会馆、附近的湖南会馆、袁崇焕庙、前门广河剧院,马厉安良就在这些地方横过马路...李龙云对南方城市很熟悉,并且非常喜欢。这个单元被分成位于北三环的房子,他搬回了南方城市。他说,“南方城市有一种沧桑的感觉。”

两兄弟走啊走,他们的耳朵里回响着古老街道和小巷的问候。过去住在这里的人都是小商贩,炒球,炒蚕豆,煮馄饨,在半空中卖花生...李龙云非常了解他们。例如,油炸球的叔叔在油炸球之前先洗了胳膊。他喜欢唱歌剧,甚至恳求路过的孩子们听他的歌剧:“你听我唱《看罗吉》,听完后给你球吃!”我还记得小时候,一个雨夜,我只听到老两口在巷子里卖馄饨乞讨:“老街小贩,过不去,过不去,分享一些。”原来他们已经一天没开门了。邻居们纷纷出来买碗来帮助这对老夫妇解决他们的困难。当时,小企业赚的钱只够一天吃,第二天,第二天。李隆云记得三年来发生饥荒时,他的父亲扛着十多斤粮食去乡下看望他77岁的爷爷。兄弟们看着他父亲的背影远去。听说爷爷喝了半碗粥,坐了起来。李隆云说:“当我想起爷爷,我的心永远是父亲的背影。”很快就有了爷爷去世的消息。一天,李龙云看见父亲正在吃饭,就走了出去,倚着院子里的影子墙静静地站着。他跟着问父亲怎么了。他擦掉眼泪说,“我想你爷爷!”李隆云对李赖敏说:“这就是思考人的感觉。”

这是作家的血脉,他出生地的文化塑造了他。对人民苦难的深切感受,老街小巷的社会习惯,以及他们生动的语言总是陶冶着李隆云的灵魂。因此,在他的戏剧中,即使他们像《小井胡同》中的几十个人物,他们都有不同的个性、不同的语言特点和不同的做事方式。

2002年:一万个家庭的灯光

我记得老舍先生在《龙须沟》的最后一幕让程疯子说了几句话我们仍然需要一个公园。两个嘎子提议,把金鱼缸变成公园,四周种上树,还有游泳池,建几个亭子,多好啊..."

我真诚地钦佩老舍先生的远见卓识。他知道龙须沟普通人的生活会越来越好。

20世纪60年代中期,金鱼池区经历了第二次改造,普通人住在棚户区,住在建筑物里。由于条件有限,这座建筑是那个时代特有的简单建筑,每个家庭都没有独立的厨房和卫生间,水、电和电也是共用的。

40年后,2001年4月,改革开放后,金鱼池的重建工程开始了。这是当年北京最大的一项简易建筑改造工程。重建区占地10.27公顷,有55栋重建建筑、492栋平房和7828名居民。新金鱼池社区分为东、中、西三个部分,共有41栋新住宅。

新住宅区不仅绿化率高达40%以上,而且中间流过不规则水面,恢复了历史上的“金鱼池”水景。新区还有服务中心、医疗机构、停车场和商业服务设施。市政府将其列为“房改危改”的5个试点项目和60个实际事项之一,并先后投入数千万元。

因此,戏剧《千里光》应运而生。

李隆云有一本日记来记录这个创作过程。为了娱乐读者,摘录了几段:

2002年7月18日星期四天气很好。

下午,北京市人民艺术部长马鑫打电话来说:(1)市领导召集了人民艺术领导。(2)命令三个人来演——李龙云写剧本,林兆华领衔主演,蒲存信表演。(3)但是,写作时间只有8月,演出需要在国庆节前进行。(4)林兆华的态度是:“龙云来的时候我会来。”妈妈要去国家剧院为我请假。

最后,我们同意在星期一早上会见马和林。

2002年7月19日

晚上,为了写一出戏,我去了南方城市的金鱼池,沿着小城街的东入口向西跳舞。我年轻时在清华庙街小学和鞭巷小学学习。金台书院王尧寺文理栈...40多年前老朋友的故事突然涌入我的脑海,我的心热了起来...

2002年7月21日星期日,阳光明媚

晚上,独自去晓城街。

剧本的第一个场景是在程楠古代文化聚集的几个地方,即王耀寺、金台书院和鲁班博物馆。我一直认为艺术创作的思维方式中有一种戏剧思维,人物的活动与场景联系在一起。

我从晓城街东入口出发,向西前往罗泉胡同。五十年前,我出生在这条小巷的第八条街——一个面向东西的小院子。罗泉胡同是一条南北走向的胡同,北门是晓城街。南口最初叫狗尾巴胡同,但后来被谐音改成了高一胡同。我记得鲁迅在《盖华记》中强烈批评了这种变化。

再往西是窑王庙。

王耀庙对面的小巷叫做寿路街。1927年,我父亲12岁,从河北石井村来到这里学习如何制作眼镜。我父亲曾经指着胡同西侧的一个蓝色砖砌庭院,告诉我:“这是我们的载人家园……”

……

2002年8月3日星期六,闷热

下午3点,他带着林兆华、易立明和牟森去天坛和金鱼池向他们解释他脑海中的一些场景。四个人聚集在天坛的南门。

从南门到北门,是第二门内侧的祭坛墙。古老的祭坛雄伟而斑驳,墙壁和草地摇曳。将来,舞台会有一个横截面,这样剧中的角色就可以在仲夏突然停电的夜晚住在这里。

当我晚上来到天坛的时候,我经常听到北京胡在走廊的深处独自演奏。这出戏的当晚,上演的剧目是《深夜》。

老林高度评价这个景深,易立明拍了很多照片。从北门拐出来,向北穿过被毁房屋的废墟,来到晓城街。我向林和易详细解释了计划中的金台书院附近的场景。走进金台书院向他们三人介绍了几件文物的起源和发展。当我回来时,我汗流浃背。

我喜欢读剧作家的写作日记,这不仅是作家写作进步的记录,也是通往他灵魂的道路。北京市委宣传部部长任命李龙云开始写剧本的原因是不可思议的。然而,在戏剧界,作家和演员都把目光投向了他,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是最合适的选择,因为他过去的名声,他的南方城市背景和他丰富的生活积累。

戏剧《千户之光》以金鱼池地区危房改造为背景,以南方城市一个家庭过去十年的生活变迁为主线,完整再现了北京老城区居民的生活环境和生活状况。

至于当时金鱼池地区的概况,用话剧《万家灯火》第一幕退休民警老田的话说,“金鱼池原来也是一片水泡子。”他说:“大伙儿都看见

一分快三平台 天津快乐十分 广西快3开奖结果 天津快乐十分 手机买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