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仁新闻
 首页 >>  财经  >> 先锋系事件扯出汇源果汁,负债百亿的它将何去何从?
先锋系事件扯出汇源果汁,负债百亿的它将何去何从?
2019-11-17 18:50:08
[摘要] 而为了偿还债务,四家公司选择以汇源果汁抵债。被“榨干”的汇源果汁2018年3月29日,汇源果汁发布公告,承认一起公司的违规贷款。朱新礼持有上市的汇源果汁65.03%的股份。2018年6月13日穆迪将汇

前段时间,先锋集团的掌舵人张镇新在一片陌生的土地上去世,他的公司留下的巨额债务也成为一个难以解决的问题。

针对张镇新的死亡,互联网上有很多评论,指出这是一次假死亡,是一次逃避债务的企图。正当人们对先锋部门进行陈腐的调查时,另一个著名的企业不光彩地进入了世界的视野。

张镇新去世前10天,先锋公司旗下的p2p平台工厂Microkong刚刚发布通知,称四家借款公司正在以实物形式偿还债务。这四家借款公司都隶属汇源集团,用于偿还债务的项目都是汇源果汁产品。

根据车间小额基金的信息,汇源集团旗下四家公司在平台上的贷款项目总额为400万元。还款日期为8月初至8月中旬,已经逾期。为了偿还债务,四家公司选择汇源果汁偿还债务。

逾期付款和400万个关键词似乎揭示了汇源的紧张现金流。汇源作为中国人曾经熟知的国有企业,是如何陷入这种境地的?

汇源果汁“榨干”

2018年3月29日,汇源果汁发布通知,承认一家公司的非法贷款。2017年8月15日至2018年3月29日,上市公司向北京汇源饮料提供了42.75亿元的短期贷款,使后者能够满足临时营运资金的需要或偿还债务。

北京汇源饮料是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兼董事长朱新礼的关联公司。朱新礼持有汇源果汁上市公司65.03%的股份。

汇源果汁看起来很慷慨,一下子提供了42亿元的贷款,但实际上它也是现金流紧张。汇源果汁在违反贷款规则后开始陷入信任危机。

2018年6月13日,穆迪将汇源果汁的信用评级下调了三级。香港交易所也对汇源果汁恢复交易附加了相关条件。

非法贷款引发的连锁反应实际上是汇源过去20年充满挣扎和挫折的增长的缩影。

作为掌舵人的朱新礼也愁白发苍苍。

自2011年以来,汇源果汁扣除不返还给母公司的净利润连续6年为负。截至2017年底,公司负债总额已达114.02亿元。2016年底和2015年底,公司负债总额分别为99.95亿元和76.62亿元。

根据泰格·斯莫尔(Tiger Wester)的报告,通过回顾汇源2006年至2017年的年度报告,发现随着2007年、2008年、2010年、2011年、2012年、2016年和2017年等融资活动的增多,汇源在工厂设备、土地和其他生产资料方面的投资也相应增加。粗略地说,汇源这些年在工厂设备上花费了大约60亿元。

虽然投资很大,但效果不明显。

一度次于汇源的农富山泉等民族品牌,销售额已经达到数千亿美元,但汇源一直在与数十亿美元的销售额作斗争。

难忘的管理

根据城市报道,王飞已经在汇源工作了几年。在他看来,最大的问题是管理。公司制度的任意性是他最不能容忍的一点。

"你见过公司的绩效评估方法每季度甚至每个月都被修订吗?"王飞抱怨道。在他看来,这种系统的随机性使员工感觉不那么有针对性,团队也不稳定,从而导致市场不稳定。

事实上,在过去的10年里,随着企业战略的转变,汇源果汁的员工数量呈过山车趋势。

从2011年到2017年,汇源果汁的员工人数在两年内从1万多人下降到7000多人。仅从2013年到2014年,员工数量在一年内就从7000多人飙升至17000多人。

根据2016年度报告,汇源果汁拥有4266名员工,比2014年减少了13470人。

汇源管理层的困惑不仅存在于基层,还存在于企业的高层领导和总体方向。虽然朱新礼在企业中的威望是足够的,但这不是一句话,如何说和如何做必须考虑到管理中其他人的意见。

在管理模式上,汇源果汁似乎也一直试图打破外界批评的“家庭管理”模式。

征服一个国家比保卫它容易。在企业发展的初始阶段,家族成员形成的强大凝聚力可以使企业高速成长,但当企业发展到一定规模时,这种粗糙的公司治理和这种牢固形成的裙带关系将为公司的进一步发展埋下隐患。

聪明的朱新礼当然知道这个成员的病在哪里。他大胆地介绍了职业经理人,但都以失败告终。

2006年,朱新礼从可口可乐来到陈智强,出任汇源果汁副总裁。然而,上任后,这位热情的新官员发现朱家根深蒂固。三个月后,几乎没用的陈智强悲伤地离开了。

2013年,朱新礼辞去原李金积酱集团首席执行官苏傅颖的职务,接任汇源果汁首席执行官。此后,剧烈的变化开始了。2014年8月底,苏傅颖离职。

不到一年后,对朱新礼寄予厚望的苏·傅颖离职,内部改革的阻力显而易见。

据《财经世界》报道,在2019年1月13日至2月3日的短短22天内,包括吴肖鹏和崔郭喜安在内的六名汇源果汁高管离职。眼神交流显示,北京汇源饮料食品集团有限公司的五名高管中有三名是朱先生。

汇源现在处于危险之中。

双方都通过了

“假设我在2008年以25亿美元将汇源全部业务的三分之一卖给了美国公司,然后这25亿美元加上我最初的三分之二股份——汇源农业和汇源水果产业。如果汇源果酒、汇源鲜果和一系列汇源品牌在未来生产,我已经是一家1000亿级的公司了。”

这是朱新礼多年后谈到可口可乐收购时所说的话。可以听到他仍然不放心和不愿意。

2007年,汇源果汁在香港成功上市,募集资金24亿港元,创下香港交易所首次公开发行的纪录。

可以说汇源当时已经很成功了,但还是有点缺乏意义。上市和融资的资金仍然不够。

为了长大,汇源在心里做了一个奇怪的决定,要把汇源果汁卖给可口可乐公司。

然而,这项业务的正常业务行为已经停止。

就像当年克里斯·保罗加入湖人队一样,斯特恩中途阻止了他,并正式解释了他为什么打篮球。

2008年,中国经济年度人物央视汇源果汁也成为“民族品牌之光”。当时,公众舆论几乎压倒性地反对汇源。当汇源落入可口可乐手中时,它将如何谈论民族品牌?

最终,公众舆论获胜,朱新礼想哭。

十年后,这似乎不是一回事。朱新礼想把汇源卖给可口可乐,自然有自己的考虑。当汇源从一家破产罐头厂被带到一家上市公司的位置时,汇源的缺点朱新礼非常清楚。

借助可口可乐先进的管理理念及其在172个国家的渠道,汇源进军世界的雄心得以充分实现。

当时汇源正处于转型和变革时期。如果它能利用东风,它肯定会飙升到9000万。不幸的是,它没有折断翅膀。

一千次计算不算是以失败告终的收购。

当与可口可乐讨论收购事宜时,对方的要求是完全取消其销售渠道,减少其销售人员。

为此,汇源果汁企业经历了一次“大手术”。财务报告显示,截至2007年底,汇源果汁销售和营销人员总数为3926人,而2008年底为1160人,销售人员减少了三分之二以上。

这也导致了汇源在那之后销售发展的下滑,并在多年内无法恢复。

分发“废墟”

分销商是传统制造商向市场分销商品时必须经历的一个环节。虽然汇源在产品方面做得很好,但在销售和经销商方面明显不如其他朋友。

根据包装果汁品牌终端配送率的100号调查,汇源果汁的整体配送率仅为35%,远低于《第一分钟女佣》(first Minute Maid)的86%。在分销渠道方面,汇源果汁在大卖场、中型超市、小型便利店和传统杂货店的分销率分别为80%、59%、34%和22%。

汇源的名气在上图中并不是最大的,但它至少在前几年是前三名,但在经销商和渠道管理方面非常薄弱。尤其是在其他中小型商店,分销率远远低于其他大品牌。

华北是汇源的主要销售区域。瑞银证券今年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2013年汇源70%的收入来自华北。然而,当地经销商普遍反映汇源“销售人员变动频繁,渠道政策变动频繁,剩余问题难以解决;很少见到汇源的销售人员。他们不会逃离市场。”北京的一家经销商表示,汇源的内部政策经常变化,产品价格也经常下调。相反,后来购买商品的商家和非经销商可以以更低的价格获得汇源的产品。此外,汇源没有出台针对经销商的补贴政策。加上销量低,他们往往不得不亏本出售汇源的新产品。

腾讯棱镜还报道了汇源在经销商处的混乱。管理层也反思了汇源此前的绕道,“不管渠道如何。当我把货物卖给你(经销商)时,汇源的生意就结束了。因此汇源的员工不断开发新的分销商,因为他开发的每一个都是新的列表。这就造成了混乱,例如,一家大型超市最初是由经销商公司a供应的,而一家新的公司b看到超市交付了更多的商品,就试图挤掉公司a。”然而,最终的结果是在现有的渠道中销售汇源的产品,而没有努力开拓新的渠道和市场,也没有把蛋糕做大。

也许汇源不仅在自己的独家线下渠道上很差,而且还有一个类似蒋小白的文案和发行团队。

结论

1992年,出海的朱新礼接管了一家负债1000万英镑的国营罐头厂。债务如此之高,以至于连续三年停止生产,甚至工人们也没钱吃饭。

汇源果汁2019年的现金流非常紧张。

事实上,不仅汇源,传统餐饮行业近年来也充满了悲哀。以娃哈哈为例,饮料行业曾经是当之无愧的领导者。其年销售额一度超过了“两乐”和康师傅的业绩总和,以及中国大陆四大企业的统一。然而,在过去的五年里,它的业务收缩了300亿元。

今天,90后和00后逐渐成为市场上的主要消费者。他们更注重个性化和年轻化,但汇源看起来更像一个步履蹒跚、守旧、过时且缺乏新意的老妇人。

近年来,汇源仍然坚持在央视做广告,更不用说今天还有多少人在看电视,90或00后还有多少人会看央视?

不久前,汇源终于与天地一号达成合作。或许汇源可以借助天地一号的渠道优势重获生机。

朱新礼的梦想还在继续。汇源的梦想能持续多久?

上海十一选五 河北快3开奖结果 安徽快三